一棵水

自语集

跟人解释 为什么我曾经学会游泳 现在又开始怕水这件事

想起来有很多终身技能到我身上好像是 短暂地停留 几年不碰也就忘干净了


很难解释为什么现在的心情这么懒散这么想要愉快地滑水摸鱼

明明挺开心的 可是每天都觉得没力气 不舒服 起不来 靠

希望这种低效的状态赶快过去吧

时光是一个神奇的东西,它可以让人忘记很多事情,获得很多新的感受

我发现 两年前曾经喜欢去的一个商圈的名字 我想了半天也想不起来

而我觉得并不意外

每天都有新的事情发生 记忆的匣子里哪些东西被挤到褪色失色了 很久才会觉察到


没有办法记住所有重要的事情

没有办法按照时间线建立线性的记忆

没有办法感知正确的空间

没有办法建立一个圆融自洽的自我


想起爱丽丝•门罗说的一句话,大意是,她写短篇小说,是因为觉得人的一生各个阶段之间缺乏连贯性。


当下依旧是想不明白,不过,我已经能接受这件事了。

片刻游记

昨天在温泉边喝到的green forest太棒了

水果(哈密瓜?)奶昔的味道很浓郁,掩藏着酒的味道

很像走在一个甜甜的森林里,远处传来一些悠扬的酒味

而且喝完一杯也不会觉得头痛


误以为自己对酒精的耐受度提高了,今天又心心念念想点一杯鸡尾酒

在当地的一家餐厅点了一杯black ronnie

没喝两口就开始发晕

所以 并不是我变强了 而是green forest酒精度太低了

又回想起来酒单里写了这个里面有dark rum

但是 蛋清做的泡泡 配百香果汁 和涩涩的橘子粒 味道很特别

于是也忍不住喝光了


记得第一次喝比较浓的酒

还是在大学的咖啡馆

点了超小的一杯朗姆酒

然后喝完轻飘飘的

觉得超级开心


再后来跟几个老友在济南的咖啡馆

点了一杯mojito

因为它非常适合夏天的午后

所以喜欢


这两次经历让我曾经误以为自己能喝

结果第一次跟研究院的朋友们一起去酒吧

看名字点了一杯长岛冰茶

喝了没多少就发觉头痛得很

很难集中精力听别人的对话


那件事之后意识到自己可能跟烈酒八字不合

但如果不是因为体质问题

真的很想把各种调酒都一一尝过啊

止不住白天琐碎片段的flashback

明天答辩 心里觉得已经受了一个多月的苦,几个月的抓马科研生活情绪像坐过山车

在三月份讨论课题的时候 曾经感受到一段时间的绝望 被期待和能力之间的巨大gap 

经历过那个时期 再面对一个月前换课题 每周都有一个ddl 经常觉得自己够努力了 到现在明明知道有几篇文献可以再深读 可已经不想挣扎着做到

收到很多鼓励 总想要做到很好很好以配得上获得的幸运

看到的 听到的 我不知道我有没有经历文化冲击 可是生活细节反而最让人感到手足无措 有时候不知道该遵循哪种本能 也有时刻不知道要摆什么表情

太多新的感触 重新被塑造的 习惯 思考 和生活


对新的旅行感到期待 过于期待

期待的过程中 总觉得已消耗很多能量

就像现在 想要给准备了这么久的一件事落上尾声

然后 结束 开始新的目标

写作=挣扎 无论写什么 看半天文献 然后一天写几句 漫长的拖延拖延

朋友传给我看她朋友写的两则故事

里面有一段描写: 不是爱情 友情也微薄 仅仅是陪伴和慰藉

觉得很有趣 或许许多社会关系都是这样


Soulmate存在吗?或许它像一个雪人

在高纬度可以长久存在 在低纬度就很快融化了


跟朋友聊天 她说 你的情况很像冒充者综合症


对生活感到过于紧张又期待可能是我的本能反应

太想要 以至于不能得到

“寻找马洛里”   在途中就丢失了目的

莫名获得了很多馈赠以至于觉得不安

......

盲目乐观仍然比极度悲观要好



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之间的相似与互相理解是件很开心的事

意想不到夏天可以避免一次搬家

为偶然找到合拍的新舍友感到兴奋


原本预想老板是对博士生佛系的风格 在准备proposal的当下发现并不是这样 开始常常怀疑我能做到吗 可以毕业吗 


觉得压力很大 假装没看到它让它默默在角落呆着

的确曾经经历过的让人倍感痛苦的事情也会使人迅速成长


获得了一个新的属于我的放试剂的冰箱 

每次打开它使用它都觉得开心到起飞


开始不满意黑白灰蓝的衣柜

买了几件彩色的衣服 让自己心情好一些

要开心啊

城市的光

致2019

新年愿望是可以获得更多的自信和自律,可以成为自己的更好的陪伴。


这很难。成为自己可能是最难的事。


有一些非常感动想要落泪的瞬间。比如看到朋友在微信分享<世界上的另一个我>给我。她说,上一秒我在上海想你,下一秒你在纽约打了个喷嚏。


我在长岛打了一个喷嚏。


热闹的圣诞节一个人在家,洗碗,吃饭。开始会哼歌。发现自己没有想象中那么五音不全。


看那首歌的视频 🎵命运设下重重关卡 我却依然潇洒🎵  画面里郭采洁看着阿肆边跳边笑。那个画面不知道为什么让我很想要落泪。大概因为觉得很美好。


在想一些与节日气氛格格不入的事情。过去时光里想要道歉却没有机会的事,想要去抗争也不能再重来的事。想要擦掉懦弱和畏缩的自己是不可能的事,想象一个更强大更无畏的自己也只是想象。


一句电影台词: 很多时候我没有去选择正确的路,因为正确的路实在太艰难了。


成为理想的自己也是这样。理想的我在早睡早起,努力读文献,为获得full pass做扎实的努力。现实中的我常常失眠,paper有一搭没一搭的看着,在花费精力和精神想一些遥远的事。


花时间在否定自己上是容易的。去全心投入当下的生活不知为何反而难。


我是会想东想西的人,看到一个社会事件会不由得追根溯源,也想要搞清楚自己的道德观。可是我现在觉得比起想清楚,过的开心更重要。


祝自己新年快乐。




心情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