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棵水

我不知道写日记的意义是什么,在我看来情绪远比事实更重要。以前发生过什么,以后的自己真的会有兴趣再去追溯吗?如果不是经历过 before sunrise 里面的那种每个时刻都值得记忆的日子,哪有必要巨细靡遗地去记录呢。读以前的某些 日记 ,或者说是 琐事记录 , 它甚至比我刚写下时显得更加无聊。写作时的心情决定了我还愿不愿意再去读它。

我和雨滴
在云朵和它的摇铃里、在海洋过夜

8月18号做了很多梦 比如
在一个教学楼的屋里 一群学生 其中一个技术宅发明了一款类似vr的游戏 邀请他的同学来玩 总之玩到后来有几个人快要挂了 是真的挂回不来那种 然后同学就警醒发现有诈 找那个人算账 一堆人追着他跑 还跑到类似实验室的地方 追的过程中注意到他背着一个银色金属的东西,箔制中空,上面有几个不同形状的凹陷,三角形长方形的,能跟游戏里的角色对应起来,凹陷中间还有个洞 一名机智的童鞋突然明白了什么 追上那个人 经过了一番搏斗成功用一细长金属棍沿着那些洞把那几个形状划开了 困在游戏里的人终于被放了出来 fin

灵魂画作《吃蓝莓的穴居动物》

Best wishes.

目前最应该学会的是不要被过去的种种失败打倒
接受自己的成长

恋情的结束,跟开始一样也说不清楚。恐怕共同经历的两个人,讲出来的也是不甚相同的故事。

一个梦境

我今天做了一个文艺感爆表的梦。
有点难描述,这个梦通过了一个纽带连接了两个世界,现实和虚幻。连接点是这样的:一些学生,包括我,其中有我认识的人,剩下还有很多厉害的人,我好像是混进去的。


我们全部站着,在一个白色大理石的地面上,一个教授(或地位相似的人)在讲话,他是外来的,另一个本校的老师(我认识)在介绍他。
学生们有一拨靠前,有一拨靠墙看着他们,我在后排靠墙看着他们。
接着那个教授问了一个问题,前排有一个学生代表站到前面自信地回答了。


这个问题引起了我内心很大的触动,是关于一本书的。
但又很难说是书,那本书我原来看了心里有很多疑惑。


有两个版本,一个是别人的:在烈日下,城市的边界,隐隐看的到铁轨的痕迹,然而现在全部破败不堪,在日光的照耀下显示出石灰般的白色。
一群人在一起,有男有女,看得出很年轻,应该是朋友一起出来玩吧。然后他们趴在地上观察环境。突然灰白的草丛中窜出许多瘦小的青蛇,眼神似乎饶有兴味(镜头信息给人的感觉是直冲着脸的)。有人哑声说“啊,有蛇,是蛇啊……”
之后这个烈日下蛇从草丛中冒出来盯着人看的镜头一直反复出现,伴着那声“是蛇啊”。


另一版本是是我看到的,画面很不一样。在一个更繁华的地方(我不知道那种画面应该算是什么风格。)然而那之中没有别人,只有我自己。我站上桥头看着,那似乎是一个四维空间,但仍然能辨认出一些具体的形状,城市的马路和立交桥。下方是城市的倒影,似乎云雾转到了下面,围绕着它们,虚虚实实。一切是静止的,又是流动的,让人感到巨大的苍茫。


那位教授的话响在这个背景里,我甚至能感受到这些文字的形状在我脑海中一个一个地跳跃着。我心中猛然发觉原来这个场景中的含义是这样的,这就是我一直以来的生活,我所经历的。这句话就像钟声一样回荡在这个空间里。



然而坑爹的是,我醒来就完全不记得这句话了。╮(╯▽╰)╭

好的文字是生活的解药。读完一篇迟子建的文章,感觉头脑中盘旋的各种念头慢慢飘落下来,像羽毛一样。这一个月来感觉自己的变化是剧烈的,然而我想要真正的成长,而非向生活妥协。尽管遥远,期望接近理想的自我。

不结束的今天